AsgardSweetMoon

还是你们的桐桐
锤基&盾冬❤evanstan
严重洁癖,不拆不逆
微博:一颗糖豆森

半生 (上) (一把大刀,写的时候把自己还给写哭了……戏精本精了)


索尔是在后巷那几个小流氓手底下揪出洛基的。
洛基身上那件棉衣已经灰不溜秋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子还往外淌血。还笑呵呵,“哥!”
“还哥呢…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说他们老大看上我了…要我…要我去…”洛基的脸越来越红,羞愤交加。
“呸!什么狗屁大哥,回头我就带哥们儿收拾他去!”
“算了,我没事,让你爸知道他又该让你离我远点了…”洛基拍拍裤子上的土,揪一揪索尔的袖子。
索尔看他这样,叹口气,又开始开玩笑,“也别说,你从小就长的漂亮,小学就收好多情书,人家都夸你唇红齿白,像瘦了的贾宝玉……”索尔想起了小时候的洛基,笑的那叫一个欢。
“你还说!当年你没少跟着起哄,我没找你算账就不错了…”洛基说着就拿手拧他,“嘶…别掐别掐…我给你赔罪…今天去我家!我妈包饺子了,你爱吃的羊肉的,去不去?”
洛基瞪着索尔,“去!”

看着洛基长大的丽嘉十分喜欢这个孩子。什么东西有索尔一份就有洛基一份,索尔常常吃醋,问他妈到底谁才是亲儿子,“你个小兔崽子,妈心疼他不行啊?从小就没妈,摊上个爹又是三天两头的闹失踪,街里街坊帮衬一把怎么了?何况你俩打小光屁股长大的,和亲兄弟一样…”
“哎呀我知道啊妈,我也没说啥嘛,洛基是我兄弟我也心疼啊!”
恰好拾掇好身上的洛基从里屋出来,听见索尔的大嗓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了厨房帮着下饺子了。

“你说你,一点事都不懂,也不知道帮帮人家,去!去厨房帮忙去!”丽嘉嫌弃的看着索尔,把他轰去了厨房。
“啧,你说我妈怎么这么稀罕你?连我这亲儿子都比不上…”
“你别臭贫好不好?盛饺子。”
开锅了,热气蒸腾起来,弥漫在这个小厨房里,洛基嫩白的小脸,被蒸腾出两团红晕,眼睛水亮亮的,厨房的灯昏黄,长长的睫毛微微翘着,落在眼下,留下两片小小的阴影。洛基似乎被蒙上了一层光晕,毛绒绒的颤巍巍的,就算是索尔这样大大咧咧的人也觉得这样子的洛基,好看的不得了。

可脱口而出的话,却不如想象中的那样诗情画意,“你这样…忒像做饭的小媳妇…”
洛基的脸更红了,“你他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吃你饺子去,滚蛋!”
斯斯文文干干净净的少年骂起人来,却更好看了。

洛基拿着漏勺愣愣的出神,耳边不知道是外面的说话声还是轰隆隆的心跳声。

晚上睡觉的时候,洛基躺在索尔的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全是索尔的气息,就像是被强壮的索尔抱在怀里。他因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感到害羞,拉起了被子,躲在被窝里。
“哗”的一下,被子被索尔掀开了,“干嘛呢!想捂死自己啊?”
洛基心里一慌,就喜欢口不择言,“放屁!”
“行,我放屁,那你也别闷死你自己啊!”
索尔躺进被窝里,“唉…你别躺进来,你再拿一床被去……”
“好不容易有点热乎气…冻死了…我才不下去!就这么着吧,暖和…”索尔和洛基躺在一个被窝里。
他们就是这么长大的,打小滚在一个被窝里。

索尔看着洛基一眨一眨的眼睛,“你小子,啧…手冰凉,你咋跟小姑娘似的,手脚冰凉…我给你搓搓…”很熟练的把洛基的双手捧在怀里搓着。
“咋?你摸过哪个小姑娘的手脚?你咋知道?”洛基突然转过头,死盯着索尔。
“我…我哪摸过,小范告诉我的呗。”索尔也不知怎么了,没来由的心虚。
“你小子,眼睛怎么这么亮?”索尔突然凑近了洛基,洛基心里一惊,睫毛扇动的像两只小蝴蝶,把手从索尔手里抽出来。
“不知道…天生的…”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睛上落下一片温暖,带着一点粗糙,干干的,是什么?
是索尔的唇。

索尔的脑子,不知道那一刻是在想什么,他觉得自己有点一氧化碳中毒而神志不清,因为该死的煤炉子——可他又知道并不是,是洛基的眼睛太好看了吗?
从下午把他从小流氓那救出来,他就开始格外注意,他的“弟弟”,那双美的不像话的眼睛。因为那一身糟乱,就他的眼睛还是干干净净。

索尔念书不好,不懂什么形容词,就知道刚才的洛基,眼睛就像小时候最喜欢的冰糖葫芦上面的糖衣,亮晶晶的,甜丝丝的。
只是个晚安吻罢了。

索尔这么对自己说,就像小时候他常常做的那样,一个普通的晚安吻。

洛基没说话,难得的没有用话刺他,只是轻轻的摸了摸眼睛,转过身不再说话。
可这反而更奇怪了。

这一夜好像没人睡的好。

索尔再见到洛基的时候就是大年夜了。
迟钝如索尔也觉得那天晚上之后洛基在躲他。

挨了打的洛基在冬夜里更显得单薄,丽嘉连扯带拽的把洛基拉进门,“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跟婶儿见外,一起吃饭!”洛基笑了笑“知道了,婶儿。”
“你这个爸啊,真是…”丽嘉叹口气转身去了厨房。三不五时就失踪的洛基他爸,好不容易出现了,就知道喝酒,然后打人。

索尔拿着一挂鞭从外面跑进来就看见洛基,顿了一下,“你小子,来也不说一声!”
“有什么好说的…”
“进屋,我给你擦药。”

疼的嘶嘶哈哈的洛基,每一口热气都像打在索尔的心口,酸酸的。“身上呢?把棉袄脱了,我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擦。”洛基夺过索尔手里的药。
索尔觉得那天晚上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又上来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推着他。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吃完饺子,索尔的爸妈都回屋了,剩两个人,电视里不时传来阵阵欢笑,更显得两个人的无言以对是多么尴尬。

“…咱俩去打雪仗吧。”索尔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来。
洛基皱着眉头看他,“你七八岁啊?你都多大了?”
“18,咋了?”索尔觉得这样的斗嘴,比起那些诡异的安静更适合他们俩。
“……”

零点到了。无数的鞭炮和烟火像是要点亮这个除夕。
两个人打雪仗打的满头汗水,并肩躺在雪地上呼哧呼哧喘气。
天上开始飘小雪花,“真好看。”洛基突然说了一句。“我喜欢下雪,我就是下雪天出生的…这雪真漂亮…”
索尔转头看着他,觉得他雪白的脸更好看一点儿。
“热死我了。”洛基说着就要摘下索尔硬给他戴上的毛帽子。

“你敢!就你这身子骨吹个风都能头疼,出了这么多汗你非得发烧…不准摘!”
“你管我呢!我热死了!”

索尔觉得洛基从小就倔,干什么都倔。两个人撕吧在一起,一个非要摘帽子一个就不让,索尔劲儿大,一个翻身压住了洛基,一把抓住他的手,“叫你再跟我犟?”
洛基喘着气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四目相对,除了喘气的声音就只有雪花静静飘着。

等到洛基反应过来他抬起头亲在索尔唇上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连忙退开,微微低垂的眼睛里无限的惶恐;他藏了这么久的心思却还是没藏的住,他怕从此就失去索尔,更怕索尔觉得他恶心。

他也没想到索尔好像只楞了一秒就反过来捧着他的脸吻他,吻的比他还要小心翼翼。
索尔长长的眼睫毛打在洛基的眼睛上,“哪怕让我死在这一刻我也值得了。”洛基闭上眼睛,全心投入到这个逐渐变得热烈的吻里。

那总跟在索尔身后偷看的自己,那在人群里总能一眼看到索尔的自己,那被索尔保护过的自己,那和索尔一同长大的自己……
全都变成了这个在满天烟火下和索尔拥吻的自己。

好不容易分开,索尔终于又吻在了洛基的眼睛上。“傻子。”洛基垂着眼悄悄骂。
“你也不聪明。”索尔搂紧了这个嘴硬的“弟弟”。

还不太灵光的脑子搞懂了那些晕晕乎乎的时候,那些堵在心里试图冲出去的话,一下子就清楚了——他们俩的心思,并没有什么差别。
索尔鲁莽,骄傲,自负,年轻气盛,有着世界上所有年轻人的毛病,可他有一点好,从不轻易许诺,一诺,就是千金。从他选择吻上洛基的时候,就没想过回头。

刚开始洛基虽然没有说,但怕极了索尔只是好奇只是想要玩玩,不安的眼神像是黏在索尔身上“喜欢”两个字就要从眼睛里流出来了,却是孩子一样的,一丝欲望都没有的纯真。
索尔每次看到这样的眼神都受不了,那种似水一样的眼神,那种纯的不忍亵渎的爱恋,那种想要放开又舍不得的纠缠……

洛基十八岁的那天,两个趁着大人不在家的年轻人,在索尔的屋子里,探索着彼此的身体,试遍了所有可以试的姿势。洛基哭的喘不过气,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因为得偿所愿。

近一辈子的共生,不是朋友,不是家人,也不是兄弟,凌驾在这些之上,是属于他们的爱。

“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比我们更早认识的情侣?”洛基满身是汗,瘫在索尔怀里问。
“肯定没有。”索尔亲着他细长的手指。
“……我在想,你老了什么样…就算你满头白头也一定酷毙了……”
“你看不腻就行…”
“……我看不腻啊,都快看了一辈子了…”
“什么就一辈子…还有好几十年呢!”
“我看我是等不到了……诶,你可别死我前面,我不想一个人等死…”
“嘿!你这张嘴,就不能说点吉利的!快呸呸呸!”
“我就不!迷信!”
“你再犟,我让你再犟…”索尔一翻身压在洛基身上挠着他的胳肢窝,小小的屋子里充盈着汗水的热气和要掀翻屋顶的欢笑声。

而这一幕,也成了以后的岁月里,索尔心底藏着的,闪着琥珀光泽的,最甜也最苦的回忆。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