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gardSweetMoon

还是你们的桐桐
锤基&盾冬❤evanstan
严重洁癖,不拆不逆
微博:一颗糖豆森

Jormungandr家庭记录(九)——Sunshine

(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发糖❤)
(小甜饼送给你们❤)

我弟弟,两个弟弟,都有个共同的毛病。
——怕打雷。
顶天立地小男子汉,堂堂阿斯加德王子,这到底是随了谁了??
“随了Loki了。”我爸爸浅笑着一边冲着奶粉,一边跟我说。
“怎么会这样?爸爸你就是雷神,妈妈怎么会怕打雷?”我想我的小脑瓜并不能明晰他们俩一千多年共生的每个细节。
“宝贝儿你没发现你亲爱的另一个爸爸除了晴天之外的天气都不喜欢吗?”我爸已经把冲好的奶粉塞到Vali的饿的哼哼唧唧的小嘴巴里,被外面打雷吓得哭泣的他被香甜的奶粉堵住了嘴,也渐渐止住了哭。
我往外看看,今天下大雨,哗啦啦的,还伴随着间歇性的炸雷。爸爸抱着Vali轻轻哄着摇晃着,直到这个只知道吃和睡的胖娃娃渐渐迷糊过去。“是哦…妈妈确实从来都不喜欢下雨下雪…就算他就是冰霜巨人……”我还是想不通,妈妈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王子,从来都是坚韧的很。
“好啦宝贝儿,别想啦,去吧Fenrir叫起来,马上开饭了…”爸爸揉揉我的头发,转身去端烤好的面包片。
等我死活把赖床的Fenrir拉起来拖到厨房的时候,爸爸和妈妈还没有过来。Fenrir这个小馋鬼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吃了,我拍一下他的手,“等会儿再吃,馋死你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Bucky叔叔的孩子!!”
嘴里塞满了培根和面包的Fenrir也并不示弱,含含糊糊的反击,“不许你说Bucky叔叔!否则我就告诉Steve叔叔,让他再也不去学校接你!”
臭弟弟,越长大越不可爱。
弹他脑门一下,我还是去叫爸爸妈妈出来吃饭好了。

只是刚要敲门,他们就出来了。
爸爸还好,妈妈的脸有点红,头发也乱乱的,裹着乱七八糟的睡衣,还迷迷糊糊的。“宝贝儿,这么早就起床了呀…”妈妈一把把我抱起来,我看到他颈侧印着两朵红红的小花一样的痕迹。
“明明是你起的晚…”我抱着妈妈的脖子,轻轻蹭着,天边又是一个雷,我很明显感觉到妈妈抖了一下。
…爸爸真的是没骗我。

爸爸皱皱眉,立马过来搂紧了妈妈,我赶紧跳下妈妈的怀抱去厨房安慰已经被吓得不吃饭的Fenrir了。外面他们俩的对话传进来——
——“Loki,好点了吗?”这是爸爸试图安慰妈妈。
——“…我说,你就是雷神你就不能让雷小点??”我妈明显并不领情。
——“我觉得…干扰正常范围内的自然现象,不太好…”
——“…行,你厉害…去去去,一边去!别挡我吃饭!”
我妈推门进来了,气鼓鼓的坐下开吃。
而我爸跟在他身后,露出我很熟悉的表情——无奈又心甘情愿。

这个休息日本来打算出去玩,可是全被这天气毁了。窝在家里无聊透顶,我拉着Fenrir溜到妈妈轻易不让我们进的他的书房里。
很久以前我就看了他们俩从小到大的浪漫史,但是Fenrir还没看过。对于这件事儿我表示很满意,终于找回一点作为大姐的面子。
我很是得意的为他讲解每一张照片。
“这是妈妈和爸爸第一次见面。”
“哇…妈妈好小好可爱…好像Vali啊…”
“笨蛋!是Vali像妈妈!”
Fenrir撅嘴,悄悄哼了一声。我才不跟他计较。

“这个是爸爸哄妈妈睡觉……”
“这是妈妈给爸爸变的小花环……”
“这是爸爸第一次挨捅…”
“这个是…这个是什么?”
“笨蛋姐姐,这不还是爸爸抱着妈妈睡觉吗!”
“Fenrir我警告你,你再叫我一声笨蛋我就告诉妈妈你偷吃他的小蛋糕。”
“…姐姐我错了。”
我并不知道这张照片里面是什么,看起来还是小孩子的爸爸抱着妈妈在睡觉,柔软的厚被子里两个小脑袋紧紧挤在一起,从小就强壮的爸爸护着妈妈安然入睡的模样,圣洁又可爱,Fenrir都看愣了。可围绕在他们周身着的那一圈光晕又是什么?看起来温暖又柔和,像个保护罩,保护着仙宫的小王子们。
“…这是什么?”Fenrir也想知道,和妈妈如出一辙的湖绿色大眼睛盯着我。
我怎么会知道!我只是个几岁的小神仙!
“嗯…可能是某种妈妈没教给我的法术…”我想我的故作深沉,这次没有奏效,Fenrir明显不满意。
“姐姐,我们去问问爸爸嘛…”Fenrir扯着我的衣服。
“那你悄悄的,不许说话…不许吵醒妈妈…”我低头搓搓他的脑袋瓜。
他听话的用小手在嘴巴那里比划着拉上拉链。

拎着那本相册,悄悄推开他们的房门,我和Fenrir都无声的张开了嘴,惊讶于眼前看到的——

似乎刚才照片的那一幕,隔着千年的时光,在我们面前重演了,只是主人公已经变成了成年的神:窗外的雷雨阵阵,屋里的两个人裹着被子在床上,妈妈在爸爸怀里睡的安稳又香甜,他们身上笼罩着的那圈光晕,在黑暗的卧室里格外温柔。我从不曾见到妈妈用过这么瑰丽而可爱的魔法;我只觉得在光晕的笼罩下,他们平时的那些不合拍,那些鸡飞狗跳,全都烟消云散,爸爸抱着妈妈的手臂,妈妈倚靠在爸爸肩膀上的脸蛋……如此契合,似乎天生就该如此。
爸爸低着头凝视妈妈的目光,让我突然就明白了他们曾经无数次说过的——阿斯加德的阳光,是多么灿烂温暖。
虽然我不曾亲眼见过,但我很幸运,在这个雨夜,和我的弟弟,在爸爸的眼睛里,看到了属于阿斯加德的阳光。

我和Fenrir并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爸爸发现了,他悄悄把食指竖起来放在嘴唇上,让我们先离开。

他扔给我的纸条上写了这样一句,“宝贝儿,这可是爸爸会的为数不多的法术了。”
——不知道小时候的爸爸是怎么央求着他的母后教会他这个法术,好让他怕打雷的弟弟可以在他的怀里安眠。
好吧,乐此不疲的寻找他们相爱的证据,是我和Fenrir的乐趣所在,毕竟他们平时,吵闹的比我们还要幼稚。

我曾捕捉过很多次爸爸看妈妈的眼神,也看到过很多次妈妈注视爸爸的目光,却想不到用什么来形容,直到这个雷雨夜,我在爸爸的眼里看到了阿斯加德的阳光,一千多年来,都照耀着他最爱的人;而我也知道,盛满了阿斯加德所有星光的双眸,会给予他同样的回应。

再打开门最后偷瞄一眼——哦,爸爸在偷亲妈妈;就像,阳光躲在夜里,亲吻了漫天星光。

评论(22)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