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gardSweetMoon

还是你们的桐桐
锤基&盾冬❤evanstan
严重洁癖,不拆不逆
微博:一颗糖豆森

番外:阿斯加德国王王后家庭记录—— 哥哥生病了

【被Loki的装死吓怕了的Thor,得了PTSD…(医学上说的哪里不对也别打我啊)】是糖❤



我哥这段时间非常奇怪。
从前睡觉睡的像死过去似的,现在会在半夜里“腾”的一下坐起来,一双大手到处乱摸,摸到我这边就用他那双钢筋似的手臂死死抱住我,还一边喘粗气。
后背也是一层湿漉漉的汗。
嘴里念念叨叨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上网查了查他这是什么毛病,还乔装打扮了一下去了一趟唐人街,听说那里的中国大夫不错。其实……我是不太想去找那个二等法师或者是Banner。
那大夫说非要带患者来才能准确判断病情,这不是废话吗,我能带他来还用得着你?

甩下一笔钱,很不耐烦的跟他形容一遍,他装模作样的跟我说这是“肾虚”。好吧,我并不懂什么意思,看他一本正经的开了一堆药,还嘱咐我一天不落的让哥哥喝,还让我给Thor准备一堆吃的,说是双管齐下。
天知道为什么到了中庭我的智商就直线下降,连这种江湖野郎中的话也信了。Natasha说我是一孕傻三年。嗯……我现在确实还怀着孕。
如果我知道“肾虚”是什么意思,我是绝对不会给Thor喝那些诡异的苦药汤还特意给他做羊肉和牡蛎的。后果非常可怕,Thor根本就是失去理智了。
躺在床上三天起不来的我真的想去砸了那家店。
——就算我把Thor的肾都捅下来一个他也不会肾虚!

我被这么折腾一通火很大,更何况还在怀孕,可他这邪门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几乎每天晚上都来这么一出,这么痛苦惊恐又无助,我是真的担心。

他白天的精神状态也十分堪忧。可能是晚上睡不好白天就没精神?总之看着连执行任务都会走神的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雷神变得需要队友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和帮忙,说实话,我的心里并不舒服。
矮子Stark也给我打电话问我Thor是什么情况,“你们家里…最近是有什么事吗?Thor的状态非常不对,我们考虑让他休息一个月,这样的他不适合参加任务……”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我都没听,我只想知道那个乐观开朗没心没肺的我哥到底怎么回事。

看来不去找那个红斗篷马脸是不行了。
死说活说,终于把Thor说动了,他嚷嚷着自己没病,我撺掇Jormungandr和Fenrir在一边笑话他们爸爸连去看病都不敢是个胆小鬼,Thor一边无奈的抱着这两个小鬼,一边看着我,眼神里写着:“你认真的?”
我点点头,“不能更认真了。你知道你有多吓人吗?连带着我也睡不好…我睡不好就算了,他也睡不好。”我用手指一指微微隆起的肚子,希望这能让他松口。
Thor妥协了。

来到那个马脸的门口,我还是有些忐忑,毕竟每次的见面都不太愉快,不知道他能不能给哥哥看好病。
“……Loki,我是神经外科大夫,不是精神科的好吗?你哥哥这是典型的PTSD,如果他不是神是普通人,早就疯了。”
“PTSD?你逗我吗?他是神,不是你们这等蝼蚁?”这个病我略有耳闻,只是,活了上千年的神,经历过那么多的惊心动魄,光是血腥的屠戮就不知多少次,怎么会……创伤后应激?
哥哥低头一声不吭的坐着。我推他一下,“说话啊!这又不是低头认罪,你要急死我吗……”
“一般患者半年之内就会发病,他延迟这么多年之后才发病,很不容易了……看起来症状不那么严重,最近有什么事刺激到他了?”马脸一本正经,话突然多了起来。

刺激?什么刺激?我轻轻挠挠Thor的头发,让他抬头看看我,这个大家伙就这么眼巴巴的抬眼看我,那表情,和两个个娃装可怜的时候一模一样。一脸的憔悴,好像我虐待他了似的,焦躁不安又惊恐。

紧紧抓着我的衣服,都要揪破了。我动一下他就惊弓之鸟似的抖一下,直看着我的眼里布满红血丝,看的我心里直泛酸。他可是战无不胜的雷神,怎么会变成这样?
“哥哥,走吧,咱们先回家好吗?”我轻轻去拉他的手,他的手也不复以往温热,反而有点凉。
“必要的时候要介入心理治疗和药物辅助……”那马脸还在身后说。
“知道了,再见。”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他这地方和我们俩八字不合。
而且我也知道Thor一定不愿意承认自己处于需要治疗的弱势地位。

回去的路上,我迟疑着用手去搂他的肩——这么多年,我知道他的胸膛多么温暖又有安全感,感受着他每次拥抱我搂着我的时候宽厚的臂膀,却没想过他是不是也需要我给予他这样的怀抱。
而看他乱糟糟的头发,紧揪着我不放的手,我其实有点想笑,从小到大,明明我才是那个需要他保护的,怎么如今反而倒过来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生病了,我甚至会喜欢这种能保护他的感觉——为他遮风挡雨。

我挤在他身边,担心地看他,“Thor,你每天晚上梦见什么了?告诉我好吗?”他沉默,眉眼全是疲惫和焦虑,我发誓我用了最有耐心的表情。“没什么…”他反而挡开了我试图去摸摸他头的手——这人怎么回事,一会儿揪着不放,一会儿又想离我远远的?

“够了!今天必须解决这事,我不管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不为我想,你为他们想想!”我指着墙上孩子们的照片,大声嚷嚷着。

但说实话,我并不懂怎么去猜他的心思。长久以来不是针锋相对就是逃避,偶尔的坦诚已经是极限,我真的拿他没有办法了。他生气,暴躁,犯傻,温柔,热情的样子,我都见过,但这么颓丧的Thor,我不知道怎么面对。

“真的…没什么,就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别去复联的任务……就算生下他以后,也别去…”吞吞吐吐并不像Thor的风格,他随手揪起来一个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抬起头似乎乞求似的盯着我。
这话……听着很别扭。总是会让我觉得是他还不够信任我,是复联的人在嚼舌根?这搞的我很想发火,可他蹙起的眉毛和他黯淡的蓝眼睛让我生生压住了,“给我个理由。至少告诉我,是他们不信任我,还是你不信任我?”我双手握的紧紧的,努力保持冷静。虽然“信任背叛”的游戏我们曾经玩了很久,但如果他现在还对我有所怀疑,我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不,不是那样。”Thor眼眶突然红了,“不是,因为我不想再看你…再看你在我眼前……”他深吸一口气,说不出下面的话似的,一双大手捂住了脸,大口大口喘着气。
“不想再看我……死在你面前?”我替他说出口了。我突然就明白了我的傻哥哥到底在想什么,那次不小心的暴露让他记到现在,担心害怕成这样……Thor你怎么就这么傻。

“别说那个字!”他突然站起来大喊,身体都微微颤抖,满是泪痕的脸让我一惊,“求你别说那个字…你不会知道我什么感觉,你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在这…”我慢慢凑过去拍着他的肩膀,把他抱紧。像小时候他安慰我那样。

“你不知道,你怎么能知道?”他泪眼迷蒙转过头看我,“Loki你知道我有多难过?第一次我亲眼看着你哭着掉下去;第二次我眼睁睁看着你被人当胸一刀变成粉随风飘走了;第三次灭霸差点把我们都杀了;这一次你又差点因为我……”Thor努力喘着气,这些痛苦的回忆掐住了他的喉咙。眼泪落在我的脖子上,委屈又惊慌。

我除了抱着他安慰他,一遍遍跟他说“对不起”不知还能做什么让我的傻哥哥安心。这样子的Thor有些陌生,我却觉得离他更近了。我以为只有我有着纤细敏感的内心,却忘了他会因为我一次次的“永别”而惊慌失措痛苦万分;我忘了他胳膊上文过的"Loki R.I.P",忘了他曾把我的发梳到他的辫子里,忘了他被我耍再怎么生气也不愿伤害我……
那些还不曾坦诚过的岁月里,他也曾无声的表露过真心。

“这些事过去很久了,如果不是这次你参加那个狗屁任务,我也不会再想起来……全是噩梦,我在梦里看你一次次消失,我眼睁睁的看着,我救不了你……你知道…”Thor语无伦次,眼睛红红的,整个人被悲伤笼罩着。

我看不下去这样的他,收起了想要插科打诨逗他笑的心思,“Thor,我以阿斯加德起誓,我不会再让自己陷入危险。如果你不想让我再去,那我就不去了,我发誓那些事不会再发生,我发誓不会再离开你,我发誓。”我用手捧着他的脸,四目相对,想让他看到邪神最真诚最无所保留的真心。他的眼睛里倒映着我温柔又认真的神情,而我也知道我的眼睛里倒映着世界里最漂亮的蓝色。
忍不住吻他湿漉漉的眼睛——这样柔软可怜的Thor,哪怕小时候也很少见。我喜欢对我坦诚的他,但不喜欢悲伤的他。

“我不想困着你,我又怕你有危险,我是不是糟透了……”Thor搂住了我的腰,脸贴在我肚子上——里面是我们第三个孩子。
“那我,在他出生之前绝不会去,出生以后…看情况,而且你不是说和我并肩战斗让你格外……有性致吗?”看他平静了很多,我回抱着他悄悄在他耳边说。
Thor终于笑了——果然,我还是习惯看到这个灿烂耀眼的他。

“我在这…”我吻去他的泪水。
“我知道。”他的吻如此虔诚。

马脸说的PTSD不治而愈,神仙和蝼蚁怎么能相提并论?Thor的噩梦也消失了,只是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我抱的越来越紧,也越来越会耍心眼了。

“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把做噩梦当借口,手,手老实点好吗?”听着他装作做噩梦惊醒然后抱着我手到处乱摸的死样子,我很想踹他。
“我真的做噩梦了,快安慰安慰我……”又是这可怜兮兮的表情,赖皮的缠在我身上,瘪嘴皱眉眨眼睛,这是跟我学的吗?
“你知道你这表情很恶心吗?”我嫌弃的去掰他试图伸到我裤子里的手。
“我知道你喜欢…”被他轻易脱掉裤子我的力气从来就不如他。

“陪着我好吗?”他额头的汗水滴在我的胸口。
“好。”在昏过去之前,我答应他。

合着我就是治他噩梦的药?
腰酸背痛的我掐了一把他的腰,看他疼的呲牙咧嘴的还使劲搂着我傻笑,觉得他真是世界上最无药可医的大傻子。

评论(8)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