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冬小桐桐

(转载直接拉黑!极其玻璃心!)
锤基&盾冬❤evanstan
严重洁癖,不拆不逆
微博:一颗糖豆森

Beauty and the Beast 现在·第四章

在古堡里呆这段时间,Loki什么也不用操心,吃得饱睡得香,除了惦记着玫瑰花和那个上锁的房间,其他时间就是在这座华丽的古堡里转悠。
连他的脸都圆润了一些,苍白的肤色也多了几丝红润。

按理说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应该格外无所适从,可他越呆越觉得自己像是本就属于这里。墙上的暗花壁纸,家具上雕刻精细的花纹,裁剪得宜的各式套装,还有在Laufey庄园享受不到的图书室和小甜点,都让他觉得无比满意……
他甚至怀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咒语迷惑了他的心智,让他慢慢沦陷——说真的,如果让他现在就离开,他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空出来的大把自由时间不仅让他丢掉了身为继承人的严肃矜持,变得懒散又随意,还让他有充足的精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看书,吃点心,弹钢琴。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习惯于野兽的陪伴。无论是看书,吃饭,在庭院里散步,喝下午茶,弹琴,一回头,身后总会跟着一只毛绒绒的巨兽,常常摇头晃脑的撒欢儿,扑到他怀里蹭来蹭去。

甚至Hela还交待给他“帮我爸爸洗澡”这样一项艰苦的任务,那理所当然的笑竟不让Loki觉得愤怒,有辱自己身份,反而脱口而出问她,“他难道自己不会洗吗?”
Hela很奇怪的瞅他一眼,“当然了!他这幅样子怎么洗?Laufey先生你就当发发善心,看在……我每天给你做点心的份上,可以吗?”难得的撒娇示弱,加上会说话的大眼睛还有让他欲罢不能,让能言善辩的Loki就像被夺取了说话的能力呆愣的点点头答应。

天知道Loki还没有觉得别扭,那野兽先开始犯拧。不让他用刷子给它刷,也不让他给它淋水,一个大块头缩在浴室扑腾着,使劲背对着他,眼神到处乱瞟就是不看Loki,那一副小孩子生气闹别扭的样子让Loki哭笑不得;折腾的他们俩全身都是水,Loki的黑发湿漉漉的垂了几缕下来遮在眼睛上,上翘的睫毛上还沾着小水珠,脸蛋被蒸汽蒸出两片红彤彤,黑色的薄衫被水浸透紧紧贴在身上,手里一手是小水舀,一手拿着大毛巾看着它,满眼的无可奈何。
“你看,我们俩都这么狼狈了…算了我也顺便洗一个吧。”说着Loki就开始解扣子。那野兽也不知犯什么疯,“扑腾”就站起来,溅的Loki身上更湿,还要去抢他的毛巾。
“你可真是…别抢,我给你擦干!”Loki拿着棉绒厚毛巾,努力擦着这头多毛怪身上的水,当它擦到它下腹的时候,它一抖,叼起那毛巾就往外走。
“啧,你有什么好害羞的……”Loki把头发撩到脑后,怕它身上湿漉漉的着凉,赶紧追出去,看它不知怎么的蹲在楼梯拐角,把大毛巾覆在了头上当成小被子着,大眼睛着,竟然委委屈屈的看他,身上的毛因为水没有干而湿成了一小坨一小坨的。
“哦…别那么看我…”Loki叹着气一步步走向它,拿毛巾给它擦了个半干,直接给他施了个小咒语,烘干了它身上的水。
金棕色的干爽蓬松的毛随着它的甩动而一跳一跳,Loki看它一会儿委屈一会儿高兴忍不住打趣,“等会儿别偷看我洗澡…”笑的一脸坏样,拎着毛巾就去了浴室。
身后的野兽呜咽着像是在辩解,忿忿的耍着小脾气走了。

Loki觉得自己真的是中了什么咒语——他向来不喜欢别人的碰触,从来都和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谦逊有礼却疏离,怎么一碰到这头…野兽,这些横亘在心里的原则就一点点被打破了呢。
可当他努力的想要跟它保持距离,想要狠心的离它远一点来证明自己还是原来那个一本正经的Laufey家族家主,但一看到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和耷拉下来的两只毛呼呼的耳朵,他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也曾嫌学魔法如此枯燥而养过宠物陪伴他,可从未有一只宠物能如此通人性还让他的心里生出这纠结。

“温柔”,是Loki对野兽的最深刻的印象。除了第一次它把他扑倒让他觉得心生恐惧之外,他再也没有怕过它,尽管它有着厚实的尖利爪子和能置人于死地的利齿。它长久而温柔的陪伴,明亮又含情的双目,温暖蓬松的毛发,英勇矫健的身姿,还有和Hela之间的互动,时常让Loki产生“它是人”的错觉。
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和Hela之间签订的“一天陪她爸爸五小时”的协议,彼此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起。
毕竟他每天和“她爸爸”呆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五小时。

他发现自己还并不知晓Hela的“父亲”姓字名谁,日子果然是过得太舒服了,让把他基本的礼节都忘记了。
Hela套上那身长斗篷,拎起小篮子,皮鞋在地板上咔哒咔哒发出声响,“Thor,这是我爸爸的名字。”她看着窗外在玩雪的爸爸,又转头对着Loki说,“拜托你以后多叫叫他的名字,他会很开心的。”绣着玫瑰花的羊绒袄裙衬着已经变身为少女的Hela格外娇俏,一丝愁苦藏在眼角,而从那双蓝眼睛里淌出来无尽的期待。
他刚要问为什么,Hela就啪嗒嗒跑出大门,和Thor亲吻告别之后推开铁门离开了。他同样不知道Hela明明可以施法让整座古堡里的一切自动进行,为什么还要出门去采买各种食材。
藏一半露一半,被隐瞒着什么的Loki并不敢完全相信Hela,虽然她对他没有坏心,看起来只像个想要让他多陪陪Thor的孝顺女儿。

“Thor.”Loki打开大门,冷空气从衣服的缝隙舔着他的皮肤,让他忍不住哆嗦了几下,没看见因为听到他呼唤而突然定住的野兽,也没注意它瞬间湿润的双眼。Loki踩着雪,走到它面前,看见野兽流泪了。
泪水流入厚实的毛发,又流到积雪的地面,砸出泛着热气的小圆坑,热烫又难以控制。

被冻住的喷泉里亮晶晶的冰柱“咔嚓”断掉一小根,让愣住的Thor回神,Loki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轻唤能让它笼罩在不同于往常的巨大的悲伤里,为什么会让这样一个天天没心没肺的野兽如此伤心。
“Thor…”Loki好看的眉毛皱着,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只是反复轻轻的叫它,抚摸着它的头,而它把头靠在他的怀里,眼里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Loki发现他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它。
这样的它让他心里生出很多奇怪的情绪。
他想让那个乐天的Thor永远存在,而这样的它,却让他的心里某一处,隐隐生疼。

只是一个毛多的怪物,自己为何如此上心?

“Thor”这个名字叫的时候,要把舌头轻轻露出牙齿之间,上下的牙齿轻轻咬住舌尖,然后舌头再快速的,害羞似的缩回去,像情人间的试探,勾引,像一个悄悄的,不能轻易示人的咒语,吐露出来的那一刹那,就会改变一切。可他还是轻轻呢喃着,一遍遍咀嚼着这个名字,反复在舌尖跳跃,红嫩的舌尖,湿润的口腔,机械式的反复,似乎是要把从前没读过这名字的时间给补上。
热巧克力的甜香和淡淡的辛辣萦绕在他唇齿之间,恰似这读起来陌生又缠绵的名字。

Loki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不怎么睡午觉。可能是这里全天候的烧着煤炭取暖让整座古堡都暖如春天,让他也变得昏昏欲睡起来。每天吃过午饭,就迫不及待的上楼,整个人陷入那软的不像话的大床,在Laufey庄园可不会让他睡这么舒服的床。

Hela在饭桌上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眼看着三个月期限过了一半,她有点沉不住气了——毕竟,她还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女巫。吃过午饭,先是硬拉着Thor去房间睡午觉,再换上毛绒拖鞋,一步一步轻轻的走到Loki房外,趁着Loki熟睡,熄灭了他屋里的壁炉,还把防风的窗户打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缝隙固定住,踮着脚尖离开了。玫瑰花儿似的小脸上洋溢着按耐不住的,恶作剧得逞的笑。

Loki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睡了几个小时,一觉醒来如同掉入冰窟。厚实的被子也挡不住窗外呼啸的北风,再一看壁炉也早就冰凉,怪不得自己睡的姿势如此扭曲,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还是手脚冰冷。赶紧关上敞开的窗户,顺便念个咒语点起了炉火,穿着单衣长袍哆哆嗦嗦的赶紧又缩回了被窝。
可他实在高估了自己的体格。

从小就是体弱多病,就算学了魔法好好将养了这许多年,又被像是温室里的花朵般养了一个多月,怎么受得住几个小时的冷风吹。到了傍晚整个人就已经开始腰酸背痛,躺在烧的迷迷糊糊了,长久没有生过病的黑发巫师被突如其来的发烧彻底击倒。
在楼下做好饭喊了很久的Hela没有听到回答,摘掉小围裙就颠颠跑上楼,正好看到她爸爸正努力扒Loki的房门,厚实的爪子努力扭着门把手,喉咙里发出着急的嘶吼。

Loki头发被汗水浸湿,脸上是不正常的潮红,明亮有神的绿眼睛也迷离起来,恍惚间听见小姑娘的试图压低的声音和野兽的低吼。

“不要生气…爸爸…你不着急吗…”
“爸爸……我们等了……”
“求求……爸爸…求求你了…”

然后就是彻底失去意识。

Hela当然是故意的。对Loki这样喜欢逞强的人,让他变得脆弱诚然会让他的自尊心受损,可这,只是个无伤大雅而且不会被他知道的“意外”,而病重的人,最需要别人的关爱。她故意不听Thor的话,不给他施治愈咒,而是端着水一点点喂他,给高烧的他物理降温。

Loki是被热醒的。
忽冷忽热的感觉消失了,只剩下无尽的温暖。费力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宽阔的大床上还躺着毛绒绒的巨兽,而自己,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脑袋,还被Thor,这个多毛的野兽紧紧抱在怀里,它发出轻微的,睡的迷迷糊糊的“咕噜噜”的声音,自己整个人都像是陷到它的身体里。转一转睡的僵硬的头,才发现自己头上敷着冷毛巾,而单薄的,之前被汗水浸透的长袍也被换过了。

看看落地钟,清晨五点。屋里是一片深蓝色,而窗外很亮,大片大片的雪折射出皎白的光,顺着那块没有拉好的窗帘缝隙跑进这个静谧的卧室,落在Thor的头上。此时此刻的它,竟然有种圣洁的感觉。Loki使劲抽出被紧抱住的手,粉白细长的手指顺着那根尖锐粗糙的角悄悄抚摸着,轻缓的如风的浅吻,顺滑又柔软的金棕色毛发,闭起来的眼睛,里面藏着一双最美丽的蓝宝石。

清晨深蓝色的卧室里,精致修长的男人紧紧依偎在一只野兽怀里,落地钟滴答着,Thor的小呼噜带起它小胡子的微微颤动,让他忍俊不禁;拢紧了被角,退了烧的男人,决定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再睡一觉。

反正一醒来,陪伴着温暖的怀抱和美味的早餐,这也不错。
Loki说服自己,这只不过是趁机享受难得的轻松和稍微的放纵。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