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盾冬小桐桐

(转载直接拉黑!极其玻璃心!)
锤基&盾冬❤evanstan
严重洁癖,不拆不逆
微博:一颗糖豆森

Beauty and the Beast 现在·第二章

Loki被这清脆又略显惊慌的声音打断了咒语,抬头看去,那是个看起来也就几岁的小姑娘;黑色的浓密卷发被蓝色的发带系住,身上披着深蓝色的大斗篷,和她娇小的身材不太相配,匆忙跑来,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小睡袍,她边喘着气边跑过来准备赶走这个陌生的男人。

Loki低头看着这个小姑娘,她的眼睛竟和那只野兽一样湛蓝又透明——这让他觉得愈发诡异。而那个小姑娘在看到Loki的脸的时候,像是吃了一惊,继而她的那双眼睛爆发出无限的…欣喜?她张开短短的小胳膊像是要抱住他,可是她身后那只野兽低低的吼了一声,警告的意味颇浓,硬生生让小姑娘停下了动作。

Loki的眼珠转啊转,来回看着这一人一野兽,脑海里盘旋着无数问题:荒郊野岭,阴森的古堡,一个漂亮的像洋娃娃的小姑娘,一个凶猛的野兽…是吸血鬼,狼人,鬼魂甚至是食人族?无论哪一个,他都惹不起……
他觉得自己要被管家坑死。

还是尽快离开,保命要紧。“小姑娘,那个…非常抱歉,我不该偷偷溜进来,采了你们的玫瑰花…我保证…再也不会……”说着就要往外走。
“没关系!”黑发的小姑娘笑的一脸灿烂,“这里的玫瑰花都是你的,你想采多少都可以!”
Loki不知道这个小女孩什么意思,他看着小姑娘拉着自己斗篷的小手,“真的吗…那真是十分感谢…”
“是呀,但我有个条件……你得在这住下。”小姑娘不顾身后野兽的低低吼叫,朝着Loki甜甜的笑着。
Loki从没遇见过这么邪门的情况,他往四周看看,真的是孤立无援,“什么?我…我能问问为什么吗?还是说这是我为我偷盗而赎罪的方式?”
“因为…你现在出不去呀。”小姑娘明澈的蓝眼睛闪着一丝狡黠。
Loki愣了一秒钟,然后不可置信的冲到那两扇大铁门那里,才一靠近,他就被一道强烈的保护咒给弹倒在地上。他发誓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小孩…不会是要把他养起来吃了吧?!

“你做了什么!”Loki倒在地上,头发凌乱,双目睁大,惊慌的努力回忆着各种破解的咒语,可无论怎么做,他都无法冲破这道屏障。“我向我的父母发誓,我什么都没做。”小姑娘抄着手,“你安心住下吧,我不是什么妖精狼人吸血鬼,更不会吃了你,只要你能住到我满意那天,我一定让你走。”那笃定又娇蛮的小表情让Loki觉得格外眼熟。

“嘿!无论你要怎么惩罚我,我在三个月之内一定要回去,这…这玫瑰花是用来救命的!”Loki从未如此狼狈,不懂自己怎么和一个小姑娘在寒冷的雪夜吵起来了。
“Fine,Fine,那就三个月之内……By the way,我叫Hela。”小姑娘美丽的小脸蛋被冻的通红,笑嘻嘻的看一眼这个受了太多刺激的男人,乖乖的跟在那只野兽身后进了古堡的大门。

Laufey家族新任家主正在面临人生最艰难的选择,要不要听这个奇怪的小女孩的话,可他…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门口的保护咒太过强大,本就学艺不精的他完全无法攻破。
Hela倚在大门边期待的看着他,他垂下头悄悄叹气,为了族人和自己的命,他只能进去。

门里又是另外一番场景,温暖而明亮,和外面阴森的样子大相径庭,雕花的门廊,画着飞翔的小天使的拱顶,一尘不染的家具和鲜艳的地毯,烧着火的壁炉,衣架上堆叠的小女孩的衣服…都在告诉Loki,这里常年有人居住。
如果这屋子里没有这头大型猛兽和这个奇怪的小女孩,他是很愿意在此度假的。
“你…你叫什么…”Hela盯着这个即使狼狈也好看的过分的男人,“Loki Laufey,你叫我Loki就好。”黑发的巫师保持着基本的礼节。
但他没漏掉Hela听到他名字的时候眼里的喜悦。

那头野兽摇晃着头,爪子不停挠着地毯,眼睛注视着Loki,藏着拼命压制的狂热。Loki被这一大一小盯得浑身发毛,“咳…Hela小姐,既然你要求我在这里住,我们还是签一个协议比较稳妥,你也知道…呃…我毕竟还要赶回去救人…”
“协议?”
“就是…写明,我要在这里呆多久…你也可以写对我有什么要求,比如…打扫房间之类…”Loki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事到如今他不得不顺着这奇怪的小姑娘。

“没有要求!你什么都不必做,你可以去这里的每个地方,你唯一要做的每天陪我爸爸呆上至少五个小时。”Hela在漂亮的地毯上小步子走着,边走边说,身后那只野兽却突然暴躁起来,大大的毛爪子拨弄着她,像是要把她弄到一边去,Hela却紧紧抱住他的头,一声不吭,倔强的和它对视,直到那野兽呜咽着像是妥协了。

Loki那头却心跳如擂鼓,每天陪Hela的爸爸五小时?怎么陪?难道是要我……
黑发青年悄悄往后退了一步,鼓起的喉结咕噜咽了一口口水,又因为不好和这个几岁的小女孩说的太直白而把脸憋的通红,“Hela小姐…请原谅…我是Laufey家族的家主,我不能做那种……”
“没有人让你做奇怪的事情…只是,陪我爸爸呆着,就,可,以,了。”女孩笑眯眯,像是在笑话他的窘迫。

“呃…是这样啊…那好,请你爸爸出来吧。”Loki有些尴尬,稍微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衣服,准备迎接这位古堡的主人。
“他就在这啊,这就是我爸爸。”Hela摸着那野兽的毛发,很认真的说着,小脑袋还配合似的使劲点着。
“……什么?”Loki皱起眉,看着眼前这两位,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女孩疯了。

“我没疯!他就是我爸爸,你不觉得我们长的很像吗?不信你看……我和爸爸都有一双天底下顶好看的蓝眼睛!”Hela毕竟是个孩子,Loki的不相信让她有些愤怒,小手努力的比划着,而她身边的野兽用头温柔的蹭一蹭她,让她冷静下来,还一边安静的看着Loki,似乎在请求他的原谅。

……已经这样了,再坏还能坏到哪去,Loki好歹是个巫师,要是普通人可能早就吓晕过去了。他认命了,“好好好,陪你…爸爸…那就陪,从明天就开始…”丧气的向这位可爱的小姑娘低头。
“太棒了!”Hela甚至兴奋的鼓起掌。
Loki看着那小姑娘跑个来回拿出一封协议书——“今有Loki Laufey先生与Hela小姐签订协议如下:Laufey先生需在此古堡住三个月并且每天和Hela小姐的父亲共处五小时,则Hela小姐就赠予Laufey先生要求的玫瑰花。”
Loki无奈的按了手印,而一旁的野兽只看着Hela,看起来倒是像个纵容自己孩子胡闹的,父亲。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屋子。”
小姑娘一路都在叽里咕噜的说着,吵的Loki完全无法集中思绪考虑自己何去何从,跟着Hela一路到了二楼的卧室,“对了,我刚才是不是说这里你哪都可以去…我说错了…”Hela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小声说,“除了三楼最西边的那个房间之外,你哪都可以去。”Loki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他这人,别人越不想让他干什么,他就越想做什么。

说不定那个房间就藏着这个邪门的古堡的最不可告人的秘密。Loki觉得按兵不动先取得他们的信任是上策。

房间里并没像外面的屋子那么富丽堂皇,淡雅又素净,没什么繁复的蕾丝和花边,和时下流行的并不相同——这倒是奇怪了,这里的一切Loki都很中意,精巧的茶壶,巨大却不显得笨重的衣柜,柔软舒适的大床,深色遮光的窗帘……
“喜欢吗……Laufey先生?”Hela看Loki不住的打量这房间,“还可以…咳…你母亲呢?”Loki摸着松软的枕头随口问了一句。
“我…我母亲从我出生就离家出走了…只有我和爸爸在这里住……”Hela整个人陷进野兽浓密的毛里,声音委委屈屈的像是要哭出来,让Loki竟然想伸手抱抱她。
“抱歉。”
“没关系,我知道他很快就会回来的……”Hela从野兽身上抬起头,笃定的对他说。
“‘他’……?”
“Laufey先生,晚安,祝您睡个好觉,明早七点请下楼用早餐。爸爸,我们走吧…”黑发小姑娘甜笑着冲着可怜的,今晚受了无数惊吓的Loki道过晚安就和那野兽离开了。

Loki的脑子从未如此迷糊过,世界上最难的咒语也不如他今晚遇到的这一连串诡异的事情。那两双一模一样深邃又明亮的蓝眼睛,莫名其妙被强大的咒语锁住的门,这个卧室给他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有,Hela的……“母亲”,怎么会是“他”?难道这小女孩真的不懂男女之分?就算近些年魔法水准下降,但从来都被认为是Laufey家族最聪明的Loki,对这一连串的事,也毫无头绪。
这小女孩和这野兽很明显在隐瞒什么。

他们隐瞒起来的事,对我到底是好是坏?

Loki望着窗外,这里的月光也比镇子那边更清冷几分,如果不是房子密封的好,加上这个房间里烧的正旺的壁炉,他常年怕冷的体质在这大雪封门的古堡一定难捱。
是了,荒郊野岭的古堡,连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怎么就能这么奢侈的烧的起煤炭取暖?Loki脑子里乱哄哄的。

Loki换下一团乱的斗篷,一个接一个的惊吓让年轻的巫师整个人陷在厚而柔软的被子里,伴随着糟乱的思绪慢慢入睡了。

一个男人在对他哭泣,无声的流泪,那双蓝眼睛就那么静静的凝望着他,千言万语锁在那里面,Loki从未见过一个男人的哭泣一点也不损男子气概,竟是如此令人心碎……

“咚咚!”卧室门被敲响。
“Loki?你起床了吗?我进来啦?”Hela清脆又欢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瞧,昨晚上还一口一个“Laufey先生”的叫,今早就这么不见外了。
Loki还沉浸在梦里那双蓝眼睛里,黑发有些凌乱的铺在枕头上,眼神还有些放空,“啊…稍,稍等!”
“好的!我们在楼下等你!”

门外Hela“啪嗒啪嗒”跑走了。Loki拉开那个巨大的衣柜,昨晚那种似曾相识感再次袭来,他喜欢的颜色,钟爱的布料,经典的款式…竟和他在Laufey庄园里的衣服高度相似。
——管家绝对知道什么。否则怎么会让他来这个邪门的地方。
可为什么要瞒着他?
Loki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

餐厅也让Loki好找,这地方实在太大。
一头野兽也会端坐在椅子上?Hela在为他系上餐巾?
Loki强压着疑问慢慢坐下,却不巧正好和那野兽对上视线——哦,这该死的,我为什么要觉得尴尬呢?只因为这双蓝眼睛比最贵的宝石还要美吗?Loki连忙低下头往嘴里塞着面包。

野兽吃起饭倒是文明,努力拿着刀叉切着肉肠和蛋,这反倒更奇怪了。
默默无语的一顿早饭。

“谢谢,Hela小姐,您的厨师手艺真不错。”擦擦嘴准备离席的Loki客套着。
“哦,我们没有厨子,这是我自己做的。”Hela喝完最后一口浓汤,笑着说。
Loki像是见了鬼,“你?你才多大?你家仆人呢?”
“不要觉得我是小孩子!我已经二十岁了。至于仆人…从来都是我和父亲相依为命。”Hela玫瑰花似的小脸黯淡下来,苦笑一下。
“你怎么可能…二十岁?”Loki的眼睛瞪着她。
“很简单啊,Loki,你想想你二十岁的时候什么样子?”
Loki难以置信,“你…你是说,你和我一样…都是…”这怎么可能?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明明才几岁大!
“是,我和你一样……爸爸,别拦我!”Hela使劲甩开那野兽想要把她带走的大爪子,大眼睛瞬间蓄满泪水,让Loki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我和你一样,都是巫师。”

可怜的Loki,被接二连三的刺激弄的有些精神恍惚了——
如果不是倒霉催的族人等着他去救,他真的想给自己施个夺命咒,也好过一次次受惊吓。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