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gardSweetMoon

还是你们的桐桐
锤基&盾冬❤evanstan
严重洁癖,不拆不逆
微博:一颗糖豆森

Jormungandr观察日记(三):弟弟来了! (这里是不是只能发无关痛痒的小甜饼??)

上个月的这个时候我在Tony叔叔的私人飞机上,正飞往挪威,Tony叔叔和Pepper阿姨要带我去滑雪。
自从上次我妈闹离家出走之后,我爸出门都能飞着绝不走着,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看见女的立刻原地起飞,除了排队给我妈买甜点的时候被一群女的围着要签名之外,大幅度减少与女性的接触。
上个月,我爸,堂堂一个国王,打着“增加皇室成员”的旗号,把他的亲生闺女赶到Stark大厦住,他俩在家里美滋滋。
…行吧,反正是为了弟弟妹妹。也为了多几个娃出来被他们折磨,我一个人有点力不从心。
anyway,我们一行人玩的很开心,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已经成功怀上了。
爸,你真的很棒棒。
经过了马脸叔叔和Banner叔叔还有我妈他自己的三重验证,是个男孩。
很好,我也要看看我爸还能惯我妈到什么份上。当年我妈怀我的时候,和宇宙级别的大坏蛋打得你死我活,差点没活下来,我爸那叫一个心疼,那段时间什么都听我妈的。我是真的好奇,被叔叔阿姨天天翻白眼骂“死弟控”的我爸还能怎么宠我妈。

——然后我就成了“没人疼没人爱地里一棵小白菜”。我爸几乎是把所有重心都放在妈妈身上了。
叔叔阿姨们天天送我去上小学——是,我已经从幼儿园光荣毕业了。今天是Peter哥哥送我去,他一直对我会魔法这事很感兴趣,要不是Tony叔叔一直拦着,我真的很想教他。
“我听说你妈妈,哦不,Loki又怀孕了,说真的我真的很好奇,他不是个男人吗?不对,不是个男神吗??还是说他真的像神话里那样有两套生殖系统…shit!!我不该跟你说这个你还是个小姑娘……blahblahblah……”
天啊…Peter哥哥我想用口枷封住你的嘴。
当然了,每天都有长相出众回头率百分之三百的复联成员送我上学这件事还是很拉风的。

我爸,每天的行程就是,全方位无死角寸步不离的照顾我妈。只要复联没出像上次灭霸那种级别的事情,我爸绝对不会去上班,Fury局长已经不止一次的骂街来表示强烈的谴责。
我妈这人,好静,喜欢看书,练练法术,在我妈还没搅的九界不得安生之前,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暗戳戳使小坏的恶作剧之神,他虽然爱我爸,但完全受不了我爸每天像条大狗似的黏在他身边,尤其是我爸放出话来——
“上次你怀Jormungardr的时候,我每天忙着复联,安顿阿斯加德人,根本没时间照顾你们,这次不行,我要全程陪着。”我爸的话真是掷地有声。
“我的天……随你的便吧。”我妈一个大白眼。

然后我就听到我爸每天排的满满当当的日程表:“早晨做早饭,做好了叫Loki起床,吃完饭陪着Loki去散步,自己去买菜,回来陪Loki呆着;中午做午饭,陪Loki午睡,陪Loki喝下午茶,出门给Loki买点心,顺便去接Jormungardr放学回家,做晚饭,吃完饭陪Loki出门散步,洗漱以后给Loki讲故事……”
“等会儿?爸爸?讲故事?你是哄弟弟还是在哄妈妈?”
“当然哄你妈啊,你妈从小就爱听故事,我俩一块睡,我抱着你妈给他讲故事,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爸爸还在一脸兴致勃勃地说,我:“……”
爸,我看你的腰子是不想要了。

我妈是那种乖乖听别人安排的人吗??当然不啊,他生来就是我爸的小克星。
他不折腾我爸那才真的邪门了,更何况他现在怀孕了,更有了理由折腾老爸。而且也是对他每天24小时黏糊糊赶不走的报复。
半夜让他满世界,真的是满世界,买东西吃都是常事,什么瑞典的公主蛋糕,中国的月饼,法国的芙蕾杰,日本的芋头羊羹……还非得要原产地原汁原味现做的,不给他买就开始眼泪汪汪委屈巴巴不说话死盯着老爸;要不就是他俩出门的时候碰到爸爸的粉丝争先恐后的要签名,妈妈直接甩脸子就走,顺便给老爸变一身的破衣烂衫……
老爸还能咋办呢?还不是百依百顺。
我瞅着爸爸看妈妈吃点心时温柔的要化了的眼神,真的难以想象从前那个骄傲自负年轻气盛的爸爸是什么样的。
咋说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
我才不心疼他,他就知道给他老婆带点心,从来不想着给他闺女,我,也带一份(。•ˇ‸ˇ•。)!!

昨天下午,我妈嚷嚷着要吃社交网络上大热的限量红丝绒蛋糕,吃不着他就不睡觉。
“你要是买不着就别回来了,反正我不睡也死不了。”我妈躺在沙发上一边吃葡萄一边看着舞台剧剧本,悠哉悠哉的说。
我看着我爸毛绒绒的脸为难的皱成一颗猕猴桃,求救的看着我,我只能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

我爸三点出门,八点,终于回来了。期间还不忘让Tony叔叔的私人厨子来给我们做饭,似乎他忘了妈妈是九界第一法师,想吃什么都能变什么。
我爸站在门口,标准的痴汉笑,一身凌乱,粘了一身的面糊,奶,糖浆,完全没有个一国之主的样子——“Loki,我回来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
话音未落,一串葡萄就朝着我爸面门扑过去了。

……我妈扔的。敢朝着阿斯加德国王的英俊脸庞扔葡萄的,我妈可能是九界第一了。

“哦我亲爱的哥哥你还知道回来?你是在买蛋糕的路上顺带着拯救世界了吗?这次救的又是哪个国家的落难美人?”我妈眨巴着迷人的绿眸,一张一合的红唇吐露的却是口是心非的刻薄话——别装了妈妈,你来回溜达多少回了,一有动静就盯着大门口,还不是担心你“亲爱的哥哥”。

“不是…Loki,你先尝尝…”我爸在很多情况下是无法战胜我妈的那张利嘴的。急的头上的面粉扑簌簌往下掉。
“国王陛下你有说话的时间还不如抓紧去清理一下自己,高定的地毯很贵。”我妈白了爸爸一眼,径直走了。

我爸,就像叔叔阿姨说的那样,像个被遗弃的大狗,一脸委屈,放下袋子去洗漱了。
我赶紧追我妈,哄好我妈才是第一要紧的。
我妈坐在书桌前,舞台剧本也不看了,莎士比亚也不读了,茶也不喝了,摸着肚子发愣。
妈妈手机突然响了,里面传来Tony叔叔的大嗓门:“小鹿斑比,你又怎么难为你家Thor了,下午排队买不着蛋糕就死乞白赖让我把人家店里的秘方买下来??还赖在人家店里让人家教他做蛋糕??你知道这有多丢人吗?!他是复联成员!不是什么蛋糕小工………”
“……我又没逼他。”Tony叔叔还在说个不停,我妈就把电话挂了。“愚蠢的蝼蚁……”我妈嘟囔着。
“爸爸,你尝尝蛋糕吧,我觉得应该很好吃…”
“小坏蛋,你想吃就吃,别拿我当挡箭牌。”领着我就下楼了。
嘴真硬,可我我看到妈妈眼里明明有点歉疚。
这可真是难得了。

我知道妈妈最不喜欢别人戳中他心事,可我爸就觉得他别别扭扭的最可爱。
看他坐餐桌前一勺一勺接一勺,我就知道没事了。

晚上九点多,我爸洗完澡还是垂头丧气,过来哄我睡觉,“爸爸,你快去看妈妈,他在吃你做的蛋糕!”
爸爸有点惊讶,转身就出去看了。
我赤着脚跟在后面,躲在墙边,悄悄往楼下看——

妈妈一边吃一边看着惊讶的爸爸,笑了起来——哦,我真的要再说一次,我没有见过比妈妈更美的人,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水光盈盈,竟然是这么纯真无邪又甜蜜可爱,像是装满了整个宇宙的星光。
“Thank you…”妈妈凑上前去,离着爸爸的脸越来越近,"…my king.It's delicious."妈妈轻轻吻着爸爸的脸——
“Now,give us a kiss.”妈妈眨着眼睛。
"Of course,brother."爸爸笑着吻了妈妈。
——这段我知道,我爸第一次登基之前,他俩的经典调情片段。只是爸爸这次没像那次一样拒绝。
——而这,也是老妈特殊的道歉方式。

我弟弟,不省心,生他那天老妈疼了整整一天。生我的时候虽然叫的撕心裂肺,但我这个乖女儿只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就诞生了。
老爸急的直揪头发,复联叔叔阿姨又是集体出动,马脸叔叔和Banner叔叔都进去帮忙了,但是说实话,妈妈在生孩子的时候真的想看到这俩人??
果不其然他俩被妈妈轰出来了。
爸爸已经控制不住开始打雷了——外面哗啦啦开始下大雨了,妈妈再不生,估计就要暴雨倾盆了——
终于,霹雳一声巨响,弟弟闪亮登场。

哦,我又看到爸爸,阿斯加德新任国王哭了……好丢人,不要说我是他女儿。

妈妈在爸爸的照顾下恢复的很好,肉眼可见的圆润了一小圈。Fenrir,我的弟弟,眉清目秀玉雪可爱的金发绿眼睛小王子,此时此刻正躺在妈妈怀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的父母在亲亲。
——很好,以后就咱们两个人一起吃狗粮了。本公主表示很满意。

评论(7)

热度(135)